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8th Apr 2012 | 一般 | (9 Reads)
也許是靠近渤海灣的原因吧,冀東的春天較之其它內陸地區來得晚些,雖說是時序到了春分,但早晚還是冷的。此時冬天的勢力還沒有完全敗退下來,北風還不願退去,時不時的逞著淫威,呼嘯地掠過剛剛醒來的山川大地,在冒芽的林梢上吹響著嗖嗖的哨音,於松間製造著嗚嗚的響聲,猶如困獸一般發出最後的哀鳴。 但不管寒風如何肆虐,它再也擋不住春天的腳步了。春天在回歸的暖陽的陪伴下,正在姍姍的走來。松柏泛青了,柳梢吐出了鵝黃,河邊的蘆葦和菖蒲鑽出了地面,冒出了尖尖的嫩芽。南來的大雁排成人字陣形在空中發出“咕嘎咕嘎”的叫聲,義無反顧地向北飛去,給白雲飄飛的天空增添了美麗的動感畫面。 向陽的山坡上已有了些許的綠意,米蒿等早春的植物從枯草中挺出,舒展著嫩綠的葉片,讓人眼前一亮,感受著春的生機。那些不懼寒冷的野花在葉片還沒完全展開之前就爭相綻放了,向人們展示著自己的嫵媚。 在冀東,最早的報春花是紫花地丁,人們叫它二月蘭。在早上積水還結著冰碴兒的時候,它就在背風的山坡上、田坎中悄然地開放了。那紫色的小花,在寒風中不屈地搖曳著,向人們昭示著自己生命力的頑強。我一直就喜歡這個才出地面就先聲奪人的弱小生命,每年都採些它的種子,種在牆邊,以睹早春的景色。直到上了大學才知道紫花地丁和二月蘭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植物,它們屬於不同的科屬。去年仲春我在曲阜的孔林才看到了真正的二月蘭,它要比紫花地丁高大得多,壯觀得多。與紫花地丁不同的是二月蘭不但是非常好看的觀賞植物,也是一種營養價值很高的野菜。而紫花地丁的藥用價值卻是二月蘭所不能比擬的。《本草綱目》上說,地丁“主治一切癰疽發背,疔腫瘰?,惡瘡。”紫花地丁具有清熱解毒,涼血消腫的功效,農人有生瘡爛腿或蚊蟲叮咬者,往往取其新鮮全草搗爛敷於患處,竟能治癒。 在紫花地丁花開得正熾之時,那花紫蕊黃的菊菊花又呈現在人們的眼目之中。菊菊花是民間的稱謂,它的學名叫白頭翁,毛莨科植物,多年生草本,宿根花卉,分佈在黃河以北地區,喜涼爽氣候,耐寒,耐旱,耐瘠薄。此花三月下旬就在陽坡怒放,是早春裡最大最鮮艷的野花。白頭翁花是廣玉蘭樣的,六瓣兒排成兩輪,藍紫色,雄柱金黃,十分的耀眼。花瓣謝後,花柱繼續生長,最後變成長長的銀絲,像個白頭老翁,又似仙家手持的拂塵。 白頭翁的名字最早出現在《神農百草經》中,為其補充的《別錄》上說:“白頭翁生於高山山谷及田野,四月采。”《唐本草》對白頭翁的描述則更為細緻:“其葉似芍葯而大,抽一莖,莖頭一花,紫色,似木槿花,實大者如雞子,白毛寸餘,正似白頭老翁,故名焉……根甚療毒痢。”後來的《開寶草本》、《本草衍義》等古代醫學著作對白頭翁的藥性和療效多有記載。中醫認為,白頭翁有清熱解毒、涼血、明目、消贅、殺蟲等功效,藥用價值很高。有詩為證:“苦溫味性白頭翁,主入心經與腎經。瘟症發狂為主治,並消積聚瘕和症。癭瘤瘰?皆能散,鼻衄金瘡亦可平。陰疝痊兮偏腫愈,禿瘡膻腥治亦能。腹痛骨病牙痛止,紅痢能將毒性清。腸垢搜刮勘竭淨,佑之以酒傚尤靈。”醫藥界還根據白頭翁的形狀、產地和用途,將白頭翁分為細葉白頭翁,蒙古白頭翁,興安白頭翁,鍾萼白頭翁等。小時,我家老宅後院有一徐姓老太,自打我記事兒時起,她的兩眉之間就生有惡瘡,常年用菊菊花根煮水洗瘡。眉宇間整日貼著蓖麻葉子,以遮蓋瘡口,出氣時,鼻樑處上下歙動著,我想那瘡口必是和鼻腔相通吧。及我娶妻生子後她還活著,直到老太八十多歲才去逝。老太太生此惡疾幾十年不死,又未用西藥,也許是白頭翁的功績吧。 不知為何,早春的野花竟以紫色居多,但也有其它顏色的,比如羊犄角花就是黃色的。羊犄角花是冀東老百姓的叫法,我沒有學過植物學,不知道它的生物學名,感覺像是菊科植物,但沒有考證過,算是妄言吧。羊犄角花,顧名思義,葉子像羊犄角,花似臭菊,人們叫它羊抹抹。與其它野花不同的是一株羊犄角草只開一朵花,長頸之上頂著柱狀的子房,花瓣兒是長條形的,金燦燦的,不見柱頭。羊犄角花不甚苦,有甜味兒,是很好吃的野菜。人們往往採摘後蘸醬鮮食,能去口苦,滅心火。 在諸多的野花中,小孩兒們最喜歡的還是酒盅花。酒盅花的葉子像野白菜,油乎乎的墨綠色,所以人們也叫它野白菜花。在它長長的莖幹上長著一串串的紫紅色的喇叭樣的花朵。小孩兒們喜歡把揪下來,放到嘴裡去吸允,味道甜絲絲的,猶如蜂蜜。膽大的孩子把它的亮黃的肉根挖出來吃,稱之為小白薯。我膽小,不敢吃,怕被藥死。直到上學,學校組織勤工儉學,上山挖藥材,老師教我們辨認藥材時才知道,酒盅花的學名叫生地。其根部為藥用部分,叫地黃。後來,我在讀《實用中醫學》時才知道,生地在剛挖出來時叫鮮地黃;曬乾後叫生地黃;拌黃酒蒸後叫熟地黃。不同的炮製,有不同的藥性,治療不同的病症。生地性味甘苦寒,為清熱涼血藥,具有滋陰補腎,生津止渴的功效,主治熱病所致的衄血、吐血、便血、崩漏等症。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寫到:生地黃“服之百日面如桃花,三年輕身不老。”生地製成熟地之後,藥性則由寒變為微溫了,其功效也隨之發生了變化,成為補血的良藥了。由熟地製成的六味地黃丸則是補腎的良藥,也是治療糖尿病的輔助用藥。據報上說,河南伏牛山區的農民廣種生地竟脫貧致富了。兒時不知這小小的野花竟有如此大的用場,那時真是小看它了。 冀東的山區野花很多,但早春開放的大多為草本植物。至於杜鵑、錦帶、山桃、野杏等木本野花則是仲春乃至初夏以後觀賞的了。 文章來源:萬江 |今天開始,明天結束 | The Blues Blog |Peggy Phillip dot | 家有兒女---可伊與可為 |醜醜媽媽的部落格 | editorsweblog |韓火火 It's Amazing... | 一水無心 |小舟心理咨詢熱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