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8th Feb 2012 | 一般 | (9 Reads)
六成人口、一半國土位於海平面下的國度——荷蘭   尋找海平面上升之地   「上帝創造了地球,而荷蘭人創造了陸地。」在這個地球上,沒有一個國家像荷蘭這樣通過圍海造田和圍海造湖大手筆地改寫著地球的版圖,並成功地生存在海平面下。由於大量的土地和內湖是通過圍海向大海索取的,如今荷蘭有60%的人口、55%的土地和65%的GDP處於海平面以下。當圖瓦盧、馬爾代夫等發展中國家被動性地以搬遷來等待和應對氣候變暖和海平面上升時,荷蘭卻超前地提出「與水相伴相生」(live with water),在與海水和洪水奮鬥了數百年後,荷蘭開始反思自己的治水之道,給水讓出空間、建立百年規劃、籌建浮動的房子,荷蘭以一個積極的態度迎接著海平面的上升。   現狀:生活在大壩背後   DHV公司的建設設計項目經理Rene Opstaken表示,圍海大壩、水渠、水泵和水位表遍及整個荷蘭,「荷蘭最低的地方,處於海平面以下6.76米,這在外人看來,是難以想像的。貫穿荷蘭人世世代代生活的一個主題就是怎樣與水的威脅作鬥爭。」   Rene介紹說,荷蘭的水管理機構遍佈全國,境內的水位通過無數的堤壩、溝渠、抽水機,保持著相當穩定,荷蘭人安全地生活在大壩的背後。   荷蘭水與氣候合作項目主管雷蒙博士說,「考慮到水時,荷蘭是全世界最安全的一個國家:河堤被設計成每1250年才可能被超越一次,而西北部圩田和弗萊福蘭也是按照面對每4000年一次洪水的標準來建設的。」   隨著全球變暖和海平面的上升,荷蘭也將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2006年7月,荷蘭氣溫中值達到22.3攝氏度,比平常高了4.9℃,2007年4月又錄得記錄高位。   荷蘭皇家氣象研究所的研究表明,荷蘭的氣溫將繼續變暖,冬季將變得越來越濕潤,夏季將變得更加乾燥。到2100年,海平面可能上升35~85厘米,由於荷蘭西部的領土可能會沉陷,因此實際海平面上升的幅度將更加大。「在未來150年內,我們估計海平面最高可能上升1.3米。」雷蒙博士介紹說。   對於海水的威脅,年老一些的荷蘭人有著深刻的印象。1953年,由於澤蘭省的海岸決堤,海水肆虐,1800多人被洶湧而入的海水淹死。如今,在阿姆斯特丹的市政廳內,高高的水印柱仍然記載著當時的水位。   對策:退耕還水讓空間   海平面的加速上升,極端天氣的頻繁發生,使得荷蘭不得不從長計議,制定長期的治水規劃。據雷蒙博士介紹,荷蘭已制定150年的規劃,以三角洲法案的形式,確保在未來150年內,每年政府從財政預算中拿出10億歐元出來,用於三角洲防護,這樣不管哪一屆政府上台,資金都會得到保障。   就具體防護措施而言,對於荷蘭而言,海岸防護永遠是第一位的,因為通過數百年的圍海造田,荷蘭修築的攔海堤壩已長達1800公里。如今,在海岸防護上,荷蘭除了參加歐盟國家的公共海岸防護外,還大大加強了防洪堤,在堤防背後建立蓄水區,在極端情況下允許海浪漫過堤防。海岸沙子的補充也被大大加強,在鹿特丹附近的荷蘭鉤,甚至可見到65米高的超級沙丘。   「對於荷蘭而言,河流的治理顯得更為迫切。」在以往的河流治理中,荷蘭人採取修直河道和開挖運河的方式治理河流,然而自1995年洪水以後,荷蘭人的防護觀念發生了根本的變化。以前,是以攔截和圍堵的方式從水中搶佔土地,如今,荷蘭開始考慮給河流讓出空間。荷蘭提出了雄心勃勃的「給河流讓空間」的項目,考慮是否能給河流讓出更多的空間。   10月份,荷蘭內閣剛剛批准的「退耕還水」方案,更讓世人刮目相看。該方案準備將位於荷蘭南部西斯海爾德水道兩岸的部分堤壩推倒,將與比利時接壤的澤蘭省內300公頃(約合3平方公里)開拓地恢復成濕地,體現了荷蘭人治水思路的轉變。   新生活:居住在水中央   隨著氣候的變暖,海平面在加速上升,如今,善於造壩攔水、與海水和河水奮鬥了數百年的荷蘭人幡然醒悟,水是無法一味圍堵的,而是要加強管理,與之為友,「與水相伴相生」(live with water)成了荷蘭上至政府高官,下至平民百姓的口頭禪。   在荷蘭,伴水而居卻正成為一種時尚。在縱橫交錯貫穿整個阿姆斯特丹市中心的運河裡,一艘艘小巧玲瓏泊於水邊的船屋,成了阿姆斯特丹獨特的風景。這些建在船上的「水上人家」,水、電、瓦斯、網絡等裝備現代化裝備一應俱全。據Rene介紹,這些傳統的船屋,大多是有錢人買的,因為在荷蘭,傳統的船屋數量很有限。建在水上的房子,也往往比較貴。   Rene介紹稱,為了給水讓出空間,目前政府向農民購買了不少土地用來蓄洪,但是由於農民不願離開原來的土地,因此開始有公營和私營的機構開始設計浮動的房子,直接將房子建在水邊。他們的公司DHV目前就正在建設一些浮動的房子。   浮動房屋的地基是混凝土做成的,做成了長方形的盒子形狀,比船屋更穩固。另一種方式是把地基做成一種倒置的長方形盒子,上面是混凝土,而開口在下方,這樣可以從下面填上泡沫材料。用這種方式可以建造大片房屋和社區,也可以建造小島和浮動海灘。   而建造浮動房屋所用的建築材料以及房屋內外設計與一般房屋沒什麼差別,其成本和舒適度與一般的房子也沒有兩樣,住在裡面不會有住在船上的感覺。建在海上需要更穩固的固定技術,成本會高一些。「浮動房子不會四處漂動,但能上下浮動,適應水位的變化。」Rene告訴記者,浮動房屋在荷蘭越來越受歡迎。   本報專訪荷蘭住宅、空間規劃與環境部大臣克拉默   2020年荷蘭擬減排30%   「荷蘭在2011年就可以達到《京都議定書》中所約定的溫室氣體排放量較1990年減少6%的目標,到2020年,我們國家的減排目標是30%,我們要將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比例提高到20%。」在哥本哈根峰會前,即將帶領荷蘭代表團出席峰會的荷蘭住宅、空間規劃與環境部大臣傑奎琳·克拉默(Jacqueline Cramer)在海牙的辦公室裡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   荷蘭已針對氣候變化確立了本國2020年前的新的能源政策目標:「荷蘭新的能源政策的目標之一是2020年溫室氣體排放量在1990年的基礎上減少30%。」克拉默做出如上表示。   「我一向都強調哥本哈根峰會只有一個計劃,就是計劃A,我們應該可以在哥本哈根就主要議題達成共識。」對於哥本哈根會議,克拉默向本報記者預期說。   2050年實現飛行零排放   「荷蘭航空公司堅定地相信飛行必須是不破壞生態平衡的。」坐在飛向阿姆斯特丹的航班上,記者隨意翻弄手中荷蘭航空的雜誌,觸目即見一篇大談「生物燃料發展」的文章,原來在荷蘭,利用可持續能源飛行已具備了初步實現的可能性。據荷蘭航空介紹,上個月(2009年11月)荷蘭航空一班載人的波音747-400飛機已首次實現了使用生物燃料載客飛行。在這次飛行中,航空器的一個引擎50%的能量是來自生物燃料。   荷蘭航空表示,它們的最終目標是實現飛行零排放,根據現在的發展情況,到2050年這一目標應該已實現。   克拉默告訴記者,為了加速打造歐洲最有效最乾淨的能源系統之一,荷蘭政府2007年又發佈了一項名為「清潔和高效規劃:新能源的氣候政策」的新政策。   「工業領域的目標是所有的工業部門要致力於到2030年產業鏈實現節能50%。」對於工業領域的節能,克拉默向記者展示的資料顯示,作為新政策的一部分,政府與業界達成新的長期協議,參與其中的公司有義務在2020年前將公司的能源使用效率相比2005年提高20%,而更為重要的是,實現產業鏈節能10%的目標。   克拉默所言的氣候政策的效應也正無時無刻地體現在荷蘭人民的日常生活中。荷蘭是名副其實的「自行車王國」,記者走訪荷蘭多個城市,印象最深的就是所到之處均是私家車少、自行車眾。   建築物慾減排6至11 百萬噸   在建築環境方面,2007年~2011年期間將增加121萬歐元用於執行新的建築環境計劃,與採取不變政策相比,通過創新和新的計劃,政府的目標是到2020年建築物的二氧化碳排放減少6至11 百萬噸。為達此目標,政府要求在一定時期後,房屋在出租和出讓時被強制要求貼能量標籤;政府會對節能表現較好的屋主、房東給予經濟獎勵,到2011年,約有50萬建築將使用更少的能源,之後每年有30萬建築將使用更少的能源;此外,政府還會為使用可再生能源的現有建築物提供補貼,到2011年,將有10萬個家庭使用可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