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th Apr 2013 | 一般 | (4 Reads)
剛到單位,住在筒子樓,二樓。臨窗一棵杏樹,不偏不倚樹冠塞滿了窗口,我的窗對開的,並沒有窗稜。少許調皮的枝條竟將手臂伸進窗裡,有這般可人的鄰居,心情怎能不好?特別喜歡下班剛打開門的瞬間,張眼即可看到正對著門的這幅活畫。 春節剛過,回到單位,心緒還沉浸在濃濃的親情氛圍中,不免幾分落寞。任鄧麗君纏綿的旋律織遍房間每個角落,漫過窗口,縈繞樹梢,拴住雲腳……案幾的書也多了幾分倦怠,傻愣愣地看著窗外,不經意間,那枝條上已墜滿褐色的花蕾。枯瘦的枝條便倏然間有了神韻,孕育著生命的腰肢豐盈起來。在我穿梭於上班下班的匆忙中,窗口日漸明艷,先是粉紅,再成粉白。葉芽兒躲在其中,盡量壓抑著擴張。感歎它們讓位與生命的高尚。蜜蜂快活地忙碌著,低聲吟唱。我不再開音樂,在靜謐中分享生息繁衍的輝煌。 入夏,樹葉密密匝匝,送給我一大片清涼。不忍去看那葉間的青果兒,兒時的經驗仍提醒我,看到它們,清涎會溢滿口腔。一陣微風吹過,一個靈動的身影閃現在樹杈,誰?是只渾身褐黃色的小鳥,銜著羽毛來搭窩。噓噓——你要在我窗下住?我差點笑出聲來。我不笑,也不看了。甚至不再走到窗前,我怕驚擾你,不和我作伴。過了好幾天,我由遠及近地看,直到確認你不在,才湊到跟前。哇塞!裡面竟然有了顆小蛋蛋,你的窩咋是敞篷的咧?我好想摸摸你的乖乖,又怕它沾上我的氣息,被你拋棄。我要忍!我從此每天都要屏息窺視一下你的進展。哈!你有了三顆蛋,白裡透著淡青色。下班後,我依舊躡手躡腳地靠近你的新房。不好意思,今天你在!我定住了腳步。你蹲在窩裡,圓溜溜的眼睛眨巴了幾下,我討好地朝著你微笑,我在心裡向你保證,我沒有絲毫的惡意。你看見我了嗎?我退。接連幾天,你都在,嘿嘿!我明白了,你是在孵寶寶。 一個休息日的中午,響雷炸醒了我的酣夢。狂風大作,趕緊起床,關窗戶。雨點豆似的砸進來,頃刻間,屋裡一片漆黑,閃電撕扯著黑暗,我踉蹌地走到窗口,雨已是瓢潑如注。你怎麼樣了?我先看看。天那!還是倆只啊!你蹲在窩裡泰然自若,戍守在你旁邊的是你老公?它高昂起頭,尖嘴直指天空,任雨水順著它的眼眶淋遍全身,紋絲不動地站在你邊上,我並不能分清你們,難道這些天,是你們在輪流孵育?好動人的畫面啊,我不關窗戶了,我想用一塊塑料布給你們擋雨,但始終沒有伸過手去,不想打破這你們的和諧,興許你們原本就不需要。一個晴朗的下午,你不在,我再度走過去時,驚喜地看到三個光著身子的小傢伙,張著黃黃的大嘴丫,仰面朝上,嘴巴大過了腦袋。你一定去覓食去了,活兒加重了,真想幫你一把啊,呵呵~我專說漂亮話。我啥也不幫,眼睜睜地看著孩子們的羽毛一天天地豐滿。 不怎麼看到你回來了,也許是我在忙自己的事,疏忽了對你的關照。我也尋著我的歸宿忙著工作調動,就在我手續置辦齊全準備來跟你們辭別時,讓我不敢相信的是:你們竟然也搬走了。難道真的這般有靈性?又是一年杏花開,你在他鄉還好嗎?你有了幾代玄孫?

| 3rd Apr 2013 | 一般 | (5 Reads)
季節的變幻如同故鄉蜿蜒的小路,有其獨特行進的走向。黃歷上標注的二十四節氣,像極了中華民族的家譜宗祠,像一位被打通了經脈的絕世高人,已然在華夏故土深深扎根立足,不論自然冷暖以什麼樣的溫度恭候,他都在那裡演繹並祭奠著屬於自己的一剎那。你經意也好,漠然也罷,他都是在恰屬於自己的那一刻聚散魂靈,釋放精血,承延遺脈,續演繁華。那一刻,也許需要你積澱數十年紅塵,方能參透其中妙理。那種皈依自然本真的虔誠,非不到你身可擔當、立心立命之時不能驀然發覺,繼頂禮膜拜。 順著時序的脈絡,才發覺其實春天已經悄悄走來。只是因她並不瞭然的姿勢,她那忽冷忽熱、捉摸不定的行蹤,使我們不確定她已駐紮身邊,以至於依然在心底盼著她。春天,並未真正以她的姿態在凡塵逗留,卻在每一顆向愛盼暖的人心裡吹拂了很久。我們一直相信,春天是在嫩芽初綻的草坪裡,在綠意纏繞的枝頭上,在風過留香的花田間。所以儘管時令已到,我們仍然懷疑她的氣息,依舊在雪舞漫天的寒風裡數著她欲走還留的歸期。人們久長地渴慕,渴慕春天招展明媚的身姿,在滿眼肅殺的枯敗葉中尋覓、問詢她的消息。春天啊春天,你在哪裡? 握著指尖確乎熱力漸足的溫度,才發覺,春天已然遊走到屬於她的末梢。才發覺,只不過在大地回暖的一瞬之間,她已教萬物剎那芳華,滿目清明。年年歲歲,春天的姿色不在其長短,而在其蘊蓄的飽滿。花放千樹,僅一夜間。我知道這是一種力量,一種感召,就好像生命中的有些人,雖然是在時光裡靜默著,卻永遠能夠給予你意味深長的啟迪與詮釋。塵世間能夠演繹的最美的,不正是一次邂逅嗎?她來得不早不晚,此情此境,令人想起沈從文寫給夫人張兆和的一段經典文字,“我行過許多地方橋,看過許多次數的雲,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我們都是生命的過客,能在恰好的時候路過恰好的景致,原是難得的福分,更何況是知己貼心的人了。 在此刻爛漫的春光裡,一切都袒露著蓬勃的生機,街頭飄蕩著汪峰那曲略帶憂傷的旋律,“也許有一天,我老無所依,請把我留在、在那時光裡;如果有一天,我悄然離去,請把我埋在、在這春天裡。”每個人的生命都可以是一段傳奇,能夠在有限的時光,尋常的空間,際遇不同的景況,可謂眉眼歡喜的一場邂逅,短暫而美麗。有些景色不必流連,有些時光只能邂逅。這是不是也像我們在紅塵中愛了不該愛的人,犯了不該犯的錯一樣,當時光荏苒、事過境遷以後,再看到他,只會莞爾一笑。 花兒只在屬於她的時節開放,春去時,花落無言。“花落春仍在,天時尚艷陽”,這是當年科舉狀元俞樾參加複試寫下的句子,受到主考官曾國藩的激賞。前面的路也許還會有許多迷惘,能從落花裡看到春天的延續,就能永葆一念綻放的心。